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

原创优质内容已认证专业美胸导师 2021年5月29日22:02:45 发表评论

导读:您正在阅读的是关于刘燕酿制美妆资讯的内容,本文由专业美胸导师、健康领域优秀作者整理编写。购买产品看作者简介

演员高溜2月2日发布微博称,自己在广州一家叫作“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的整形医院做鼻尖整形失败,导致鼻头坏死。

在参与整形前,高溜一直被“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的相关工作人员告知手术的安全性,并且医院保证手术只需半个月的恢复期,不会影响高溜后续工作。高溜在医生的推荐下,做了鼻子耳软骨、肋软骨和膨体手术,即从自己身上取下来肋软骨,移植到鼻部,手术一共进行了四个多小时。

不幸的是,在手术后,她的鼻子出现了发炎、排异、感染等症状,而医院却抱着侥幸心理,盼着高溜的鼻子自己恢复,其结果却每况愈下,日渐发黑,逐渐坏死。

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

为了保住鼻子,医院建议二次手术取出假体,医院承诺取完假体就能彻底恢复,照常工作。可实际情况是,手术后,高溜的鼻子并没有好转,鼻尖和鼻小柱的皮肤颜色越来越黑,鼻头真正坏死,并且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事后,经过高溜本人对相关涉事医院的资质查询,发现“熙施时光医院”并无肋骨鼻手术相关资质。

2月4日,广州市天河区卫生健康局一名工作人员称,他们已经收到相关投诉,目前广州卫健委已经介入调查。

天眼查信息显示,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8月,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刘思雨,经营范围包括女性健康调理中心、医疗诊断、美容服务等。

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 

据天眼查显示,2020年3月至10月期间,该公司遭到5次行政处罚,处罚事由为违反《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病历书写书写基本规范》等相关规定,天河区卫生健康局共处罚款总计8.8万余元。

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

在我国,一些黑医美,缺乏专业资质的医美小诊所比比皆是。艾瑞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000家,在合法的医疗美容机构中,依然有15%(超过2000家)的机构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属于违规行为;行业黑产依然猖獗,经过估算全国依然有超过80000家生活美业店铺非法开展医疗美容项目,属于违法行为。

同时,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实际从业医师数量38343名,根据中整协统计,非法从业者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合法医美机构当中,非合规医师数量将近5000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随着对整形整容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割双眼皮、打水光针等等行为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些人眼里的“小手术”。更美APP发布《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尽管今年遭遇疫情冲击,中国纯医美市场规模仍达1975亿元,占比全球17%,有望成为世界医美第一大国。

但一些黑医美产生的恶性事件也不可忽视,有术后嘴歪的,有将手术探头落在体内的,就1818黄金眼微博搜索“医美”,2020年呈现的相关医美新闻就有18条之多。根据艾瑞数据发布的《2020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称,医美行业事故高发于黑医美机构,致死致残人数高达十万。

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 

同时,艾瑞专家调研显示,由于正规光电设备价格高昂、垄断性强、管控严格,在非法医美场所流通的医疗美容设备90%以上是假货,可能存在不到10%的正品和水货通过多手租赁或走私进入市场,与正规医美机构情况截然相反。

好在,此前,根据此前教育部发布消息称,教育部大力支持美容医学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工作,让医美行业能够有专业人才的保障,并且能够通过人才优势对黑医美进行全方位打压。

此外,2020年4月,国家卫健委、中央网信办、教育部、公安部、商务部、海关总署、市场监管总局、国家药监局等八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综合监管执法工作的通知》,要求在强化自我管理主体责任、发挥行业组织自律作用、加大政府监管力度、强化社会监督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综合监管执法工作。

总结:就高溜事件而言,有不少网友评论说,她本人本来就很漂亮了,没必要去整容,也有部分媒体高呼这个看脸的时代该消停一下了,但是“女为悦己者容”,为了自己和喜欢自己的人变得更美又有何妨?此事中,高溜作为一个受害者,我们不应去过分苛责她不是一个“完美受害者”。况且事已成定局,再去讨论为何去整容已没有意义,这件事情最需要关注的是,医学美容失败事件为何屡见不鲜。

“谋财”和“害命”两词的搭配在各种黑医美事件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在整个黑医美群体中,为了赚钱,有拿鸡腿做试验的,有豪言轻松年入百万,只要不死人就出不了问题的。如此言论,轻松说出,将别人容貌与性命以枉顾,完全沦为金钱的蛀虫,漠视对美的追求和生命的高贵之处,对于黑医美机构,还应尽早将其绳之以法。

 

资生堂最终敲定转让个人护业务,出售路程一波三折

 

“资生堂转让个人护理业务”从1月22日起,热度不减,后经过求证,资生堂方表示并未作出决定,最终于2月3日峰回路转,敲定将个人业务转让给私募基金CVC Asia Pacific Limited及其关联方(下文简称“CVC”)。

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

2月3日,资生堂集团发布公告称,同意将个人护理业务以1600亿日元(约合98亿人民币)的价格给私募基金CVC Asia Pacific Limited及其关联方。今年7月1日,该交易内容正式生效。

资生堂集团并非完全剥离个人护理业务,未来还是将作为公司股东参与业务的运营。具体而言,资生堂和资生堂的相关子公司将先通过公司分立(吸收分立)模式所设立的株式会社(“新公司”)承继目标业务,然后将新公司的股份转让给由CVC Asia Pacific Limited及其关联方(以下统称为“CVC”)提供投资支持的基金所出资设立的株式会社Oriental Beauty Holding(“OBH”)(“本次交易”),此后,资生堂将作为目标业务运营公司(包括新公司和OBH)的股东之一,实现目标业务的合资经营,以协助其进一步增长和发展。

此外,资生堂在海外10个国家和地区的12个子公司的个护业务,也将通过资产转让等方式交给OBH的子公司,其中涵盖了资生堂中国、资生堂韩国、资生堂新加坡、资生堂泰国等亚太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的子公司。

资生堂集团此次出售的个人护理品牌,包括为吾诺(UNO)、珊珂(SENKA)、丝蓓绮(TSUBAKI)、AG DEO、SEA BREEZE、MA CHERIE、惠润(SUPER MILD)、FINO、可悠然(KUYURA)和水之密语(AQUAIR)等品牌。

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 

据资生堂集团的公告显示,2019年,上述转让业务在全球年销售约合65亿元。但截至2020年上半年,这一业务资产总额约21.7亿元人民币,负债约7.2亿元人民币。此次促使资生堂集团下决心打包出售其个人护理业务的背后,也同其业绩有关。集团此前发布的2020财年业绩初步预告显示,2020年全年,集团销售额同比大跌19%至9200亿日元,营业利润则大跌87%至150亿日元,净亏损120亿日元。

反观资生堂集团旗下的高端品牌,其增长算是高歌猛进。2020财年第二季度数据显示,资生堂集团中国市场的净销售额增长出现正增长,其中,高档化妆品在电商渠道的零售额同比增长了150%以上;第三季度,在疫情影响下,资生堂集团在中国市场出现7.9%的逆势增长,其中高档化妆品整体零售销售额同比增长超35%,高档化妆品电商渠道增长了40%以上。

从具体品牌来看,资生堂主品牌资生堂同比下滑6%,CPB肌肤之钥同比下滑22%,IPSA茵芙莎同比下滑14%,怡丽丝尔同比下滑33%,安热沙同比下滑49%。相较于平价品牌,资生堂高端品牌抗压能力较强。

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 

资生堂集团在去年8月份提出了新的中期经营战略“WIN 2023”。其中,在进行重大的经营改革(转型)的同时,集团将美肤领域定位为核心业务,并致力于在2030年前成为该领域的全球No.1。此外,集团的经营方式正在从着重追求营业收入的高速增长向侧重盈利能力和现金流转变,集团的目标是通过改革产品的成本和销售管理费用,实现营业利润率在2023年达到15%。

总结:资生堂集团决定转让其个人护理业务也算一波三折后的最终拍板,是如网友所说断尾求生,为企业的大局着想,还是为品牌未来的发展方向也罢,其选择割舍并留有股东身份参与运营,也还是想亲眼见证自己的孩子成长。至于资生堂集团的未来走向是否如其首席执行官而言,那还需看看其未来的战略打算。

 

以上就是关于「演员高溜整容失败,追求更美有罪?|一周鲜事」的全部内容感谢你的阅读,如果对你有帮助的话欢迎点赞关注收藏哦~

本文参考资料来源: 百度知道 百度百科 知乎 快速问医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